您现在的位置: 玉林师院思想政治理论教学部 >> 经典作家 >> 图片信息
列宁
图片作者:武汉大学 更新时间:2011/5/16 10:29:20 查看次数:537 推荐等级:★★★
 

 

 列宁(Vladimir Iliich Lenin,18704221924121),原名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马克思和恩格斯事业和学说的杰出继承者,全世界无产阶级的领袖和导师,苏维埃国家及列宁主义的创始人。列宁的著作收辑在《列宁全集》中。列宁著作是当今世界上出版和流行最多、最广的著作之一。

早期革命活动 1870422日出生于俄国辛比尔斯克(今乌里扬诺夫斯克)父亲为省国民教育视察员。兄因参与谋刺沙皇亚历山大第三被处死刑,这对列宁产生深刻的影响。1887年进喀山大学法律系学习,因参加学生运动被捕,流放到喀山附近的柯库什基诺村。1888年回到喀山,成为喀山马克思主义小组的积极分子。1889年举家迁居萨马拉(今古比雪夫)一方面和先进工人一起钻研和宣传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并仔细阅读普列汉诺夫和劳动解放社的秘密出版物;另一方面着手研究俄国的经济状况,特别是深入农村收集关于农民的资料。这一时期,列宁成为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确定了职业革命家的方向。

1893年,列宁移居圣彼得堡,为在俄国建立一个无产阶级革命政党做了大量工作。1894年写成《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主义者》一书,批判民粹派提出的主观社会学观点和错误的政治纲领,阐述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论证俄国工人阶级的历史使命和革命道路,提出建立工人阶级政党的任务。1895年,把彼得堡各马克思主义小组统一起来,建立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标志着科学社会主义与俄国工人运动开始结合。同年12月,被捕入狱。18972月被 流放到东西伯利亚。1899年在流放地完成《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一书,从而彻底清算了民粹派的错误理论。还批判“合法马克思主义”者的自由资产阶级观点,揭示马克思主义的党性和科学性的统一,强调“要认真地对付新康德主义”。

19002月流放期满。717动身去德国,开始长达5年的政治侨居者生活。为了批判第二国际伯恩施坦修正主义在俄国的变种经济派,在国外与普列汉诺夫共同创办全俄第一张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报纸《火星报》, 为在俄国建立统一的马克思主义工人政党作了思想上和组织上的准备。同时,写了《中国的战争》,谴责沙皇俄国侵略中国、镇压义和团运动的罪行。1901年写成《怎么办?》一书,批判伯恩斯坦修正主义及其俄国变种经济主义,指出其主要根源在于崇拜工人运动自发性,强调“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为建党奠定了思想基础。

建立新型无产阶级革命政党  190378月,出席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大会通过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第一个以争取无产阶级专政为基本任务的党纲。由于在党的组织原则上的分歧,会上形成拥护列宁的布尔什维克派和拥护马尔托夫的孟什维克派。1904年,写成《进一步 ,退两步》一书,批判孟什维克在组织问题上的虚无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的错误,全面阐述关于无产阶级政党的学说,奠定了布尔什维克党的组织建设的理论基础。19054月,主持在伦敦召开的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当选为中央委员 7月发表《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一书,指出无产阶级掌握革命的领导权,建立工农联盟,将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奠定了布尔什维克党的策略基础。11月,从国外返回彼得堡,直接领导第一次俄国革命。同月,在《党的组织和党的出版物》中提出了文学宣传工作的“党性原则”和“党的出版物”的口号。19064月和19075月出席党的第四次(统一)和第五次代表大会。在五大上被选为中央委员。

19078月,出席第二国际斯图加特大会,与修正主义者进行斗争。12 月,再次流亡国外。1908年写成《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一书,对俄国和第二国际的修正主义哲学,也对整个马赫主义进行深刻批判,阐述唯物主义认识论,包括绝对真理和相对真理的辩证关系,以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等重要原理,从哲学上总结当时自然科学的重大成就,捍卫哲学的党性原则。在任第二国际执行局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代表(1905年起)期间,多次出席执行局会议和第二国际代表大会,同第二国际的机会主义首领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在斗争中撰写《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1908)、《欧洲工人运动的分歧》(1910)、《论马克思主义历史发展中的几个特点》(1910)、《马克思学说的历史命运》(1913)等著作,分析、揭露修正主义的思想体系及其产生的根源,总结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历程,阐述马克思主义的发展规律。

19121月,领导在布拉格举行的党的第六次代表会议。会议决定将孟什维克驱逐出党。从此布尔什维克成为一个独立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

夺取十月革命的胜利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对第二国际机会主义者推行的社会沙文主义展开不调和的斗争,提出“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的革命口号。为了科学分析帝国主义和帝国主义战争,批判第二国际修正主义的庸俗进化论和诡辩,为无产阶级政党制定正确的路线和策略提供理论指导。1914年至1916年间,列宁写了几个笔记本(构成1933年以《哲学笔记》为名出版的一书的主要内容),阐明两种根本对立的发展现,探讨辩证法的要素,明确提出对立统一规律是辩证法的核心,从而把唯物辩证法推进到一个崭新的阶段。运用辩证法研究帝国主义,发现资本主义经济和政治发展不平衡的规律,在1915 年发表的《论欧洲联邦口号》一文中,科学地提出了“社会主义可能首先在少数或者甚至在单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内获得胜利”的重要论点。1916年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中全面分析帝国主义的本质、特征和基本矛盾,揭示它的产生、发展和灭亡的客观规律,指出帝国主义是无产阶级社会革命的前夜。此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还写有大量关于战争与和平问题、殖民地问题、宗教和无神论问题的文章。所有这些都极大地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理论。

 

1917年二月革命后,列宁于4月回到彼得格勒,发表《四月提纲》,提出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过渡到社会主义革命的方针和“一切政权归苏维埃”的口号。随后在许多文章中驳斥机会主义者反对在俄国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错误主张,并领导布尔什维克党从各方面教育和组织群众为夺取政权作好准备。七月事件后在秘密状态下领导党的第六次代表大会。9月,写成《国家与革命》一书,在国家和无产阶级专政问题上驳斥考茨基等人的错误理论,分析国家的起源、特征、本质及其历史作用,揭示国家发展和消亡的规律,强调无产阶级打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的意义,规定无产阶级专政的任务,论述共产主义社会低级和高级阶段的基本特点以及国家消亡的经济基础,为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作了理论准备。1020秘密回到彼得格勒 ,准备发动武装起义。1917117(俄历1025),领导彼得格勒十月武装起义取得胜利。翌日,在全俄第二次苏维埃代表大会上宣布了《和平法令》和《土地法令》,并当选为苏维埃俄国人民委员会主席。

巩固苏维埃政权和建设社会主义  之后领导党和人民为巩固苏维埃政权和进行社会主义建设而进行了一系列艰巨的斗争。建立各级无产阶级国家机关,组织社会主义经济;退出帝国主义战争;粉碎帝国主义和白匪的进攻和叛乱;提出电气化计划;实行新经济政策。并在领导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活动中,继续开展对第二国际修正主义的斗争。在此期间,在《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等文章中,提出恢复国民经济和建立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纲领和措施,指出要提高劳动生产率,必须发展重工业,提高群众的文化水平,加强劳动纪律,改善经营管理,并且利用资产阶级专家和资本主义的先进技术。19188月遭社会革命党人反革命分子暗害,身受重伤,在疗养期间仍不断关心党和国家的大事。11月写成《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一书,揭露第二国际机会主义者对无产阶级专政的诋毁和诽谤。

19193月,列宁主持共产国际成立大会。亲自领导了共产国际的前4次代表大会。在这些代表大会上,列宁用马克思主义观点科学地阐明俄国十月革命的国际意义以及各国走向社会主义道路的多样性,阐明民族和殖民地问题,论述全世界无产者和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的思想。在19198月俄共()第八次代表大会上,通过以列宁为首的委员会起草的新党纲。19205月写成《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一书,针对当时西欧一些国家成立不久的共产主义政党内部的“左”倾思潮,阐明马克思主义一系列重要策略原理,强调革命原则性应与策略灵活性结合起来。同年10月发表《青年团的任务》,首次提出了共产主义道德的概念,比较完整地论证了共产主义道德的产生、发展和实质,论述了共产主义道德教育意义和方法。这一时期的重要著作《怎样组织竞赛?(1917)、《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i918)、《伟大的创举》(1919)、《论国家》(1919)、《关于无产阶级专政》(1919)、《无产阶级专政时代的经济和政治》(1919)、《论无产阶级文化》(1920)、《再论工会、目前局势及托洛茨基和布哈林的错误》(1921)、《论粮食税》(1921)、《论战斗唯物主义的意义》(1922)等,进一步阐明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路线,突出实践的重要性,指出具体分析具体情况是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提出辩证逻辑的基本要求,论述文化遗产的批判与继承关系,分析过渡时期阶级斗争的形势、特点和规律性,阐明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经济和政治辩证关系,指出发展社会主义经济是无产阶级专政基本任务之一,论述阶级定义以及群众、阶级、政党、领袖相互关系等,都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学说。他将对抗和矛盾加以科学区别,指明“在社会主义下,对抗将会消失,矛盾仍将存在”,为研究社会主义矛盾运动的辩证法提供了理论指导。

192012月,列宁提出共产主义就是苏维埃政权加全国电气化的口号。1921年提出以新经济政策代替战时共产主义政策。在19213月党的第十次代表大会的报告中指出向新经济政策过渡的必要性,对新经济政策作了理论上和政治上的论述。

队。

19225月患脑溢血症。12月病情开始加重。在病中口授《日记摘录》、《论合作制》、《论我国革命》、《宁肯少些,但要好些》等文章和信件,拟订在苏俄建设社会主义的计划,特别强调要建立社会主义的物质技术基础,加强工农联盟,改革国家机构,反对官僚主义,提高人民群众的文化水平,保持党的统一和民族团结。反映了他对俄国实行新经济政策以后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一些新的思考。1924121因病在莫斯科逝世。

    列宁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献给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他开创了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列宁阶段,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创立了列宁主义。

 

人物侧记

1

童年的列宁聪明、健康、活泼、好动。他喜欢玩热闹的游戏,高声喊叫。一次,全家人坐船到乡下度夏。小列宁非常兴奋,在船上大喊又叫。妈妈告诫列宁说:“在轮船上是不许这样大声喊叫的。”“可是轮船自已在大声喊叫呢!”小列宁调皮地目答说。列宁没有上过小学,但五岁左右就跟着妈妈学会念书。九岁进入了辛比尔斯克古典中学。上中学后,列宁依然淘气、爱闹,但又十分专心好学,加上天资聪明,所以学习一贯优秀。列宁非常讲究学习方法。他上课聚精会神地听讲,回家认真地做作业。做什么事情总是有条不紊、井井有序。还在中学低年级时,他就每天早上不到七点起床,收拾好床铺去冲冷水浴,然后坐下读书,直到母亲叫他吃早饭为止。他很讲究个人卫生,衣服总是穿得很整洁。这种良好的生活和工作习惯一直保持终身。

受家庭环境的熏陶,中学时代的列宁特别喜爱阅读俄国革命民主主义先驱者的文艺著作。在别林斯基、赫尔岑、车尔尼雪夫斯基、杜勃罗留勃夫、皮萨列夫的著作中,有一个共同的主题,就是“将来怎样生活,怎么办?”不同的作家对这个问题的回答虽然不尽相同,但却有一个共同的呼声: “不能再这样生活下去了;不能让这种‘活人羡慕死人’的社会再继续下去了,要把这种生活摧毁。”这些正义的呼声给列宁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激发了他对沙皇俄国社会政治制度的憎恨,促进他革命信念的形成。

幸福愉快的童年很快就过去了。在中学时代的最后两年中,列宁家中接二连三地遭到不幸。先是列宁的父亲乌里扬诺夫在19861月因脑溢血去世,享年55岁。乌里扬诺夫一直是全家人精神上和物质上的支柱。他的去世给全家人的生活笼上了一层巨大的阴影。祸不单行。第二年春,列宁的哥哥亚历山大?伊里奇?乌里扬诺夫因参加谋刺沙皇亚历山大三世事件败露而被处死。哥哥的死对列宁震动很大。亚历山大是一个很有才华的青年,具有坚强的意志和高尚的道德品质。列宁从小就十分敬佩哥哥,井处处以他为榜样。比如说,亚历山在说这本书好,他就去读这本书,等等。他们哥俩有一些共同的爱好,如都喜欢博览群书,独立安静地思考问题。列宁还是从哥哥那里第一次知道马克思主义,第一次看到马克思的《资本论》。所以,哥哥的被害迫使列宁重新思考了许多问题。他不仅在考虑沙皇专制制度的反动本质,而且在思考革命斗争的道路和方法。他一方面十分敬佩哥哥的坚贞和为人民牺牲的精神,一方面又感到:这种单枪匹马的斗争虽然是奋不顾身的英勇斗争,但收效不大。面对哥哥的鲜血和残酷的现实,他得出结论:“不,我们要走的不是这条道路,不应当走这条道路。”从此,列宁变得更加冷静认真,善于正视真理,一分钟也不为漂亮的词句和空想所迷惑。

(节选自《读懂列宁》,四川人民出版社 2001年版,第3­ ― 5页。)

 

2

列宁的性格

  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

列宁性格中最突出的特点是就是对自己有信心,深信无产阶级只要有高明的、忠于工人事业的领袖来领导,并采取新的革命斗争的方法就必定具有不可战胜的力量。列宁从不怕失败,失败了也不会像某些人物那样灰心丧气。“他像一个猎人似的以乐观主义的顽强态度追求革命的目标。”他经常鼓励那些有气馁情绪的人,说: “同志们,不要灰心,我们一定会胜利,因为我们是正确的。” 所以,“不因失败而灰心”是列宁活动的一个特点。他的乐观是建立在他的坚定的信念上,建立在他对革命斗争深思熟虑的基础上。同他接触过的人都会为他的乐观所鼓舞,都会充满新的活力,精神焕发地回到自己的工作上去。

相信群众,热爱群众

受其父亲的影响,列宁从小就关心人民疾苦。他一生对全体劳动者、全体被压迫者充满了热爱。正是这种感情促使他坚持不懈地探求劳动者解放的道路。列宁鄙弃那些瞧不起群众,想照书本去教群众的人。他不倦地教诲同志们:要向群众学习,要理解群众的行动,要细心研究群众斗争的实际经验。列宁从青年时代就开始研究工农群众了。他经常利用各种机会去了解、关心群众。他也非常善于在和同志们的交谈中把握到群众的脉搏。无论在喀山、萨马拉的农村以及后来的西伯利亚,他都非常了解农民群众的情况在彼得堡工人中间进行工作时,他对描绘工人习俗和生活的每个细节都有兴趣,并努力根据某些典型事例概括出工人生活的全貌,以便更好地接近群众,向他们进行革命宣传。所以,即使后来他在克里姆林宫办公,只能在群众大会和代表大会上见到群众,可他照样非常了解工人群众和农民群众的思想感情。

原则性强

列宁在确定总的原则路线方面表现得非常坚定。但在日常的策略问题上又极其灵活。列宁从来没有作过多数的俘虏,尤其是当这个多数没有原则立场的时候。他认为“原则的政策是惟一正确的政策。”只要他认定了革命的行动路线,即使他独自一人反对全体,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坚定不移地沿着这条路线前进。最能体现他这一特点的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一件事情。当时几乎所有的社会民主党和社会党都染上了流行的“爱国主义”狂热,连普列汉诺夫、考茨基和盖得等人都抵挡不住沙文主义浪潮的袭击。当时几乎只有列宁一人掀起反对社会沙文主义和社会和平主义的斗争,揭露盖得之流和考茨基之流的变节行为,痛斥骑墙派“革命家”的不彻底性。列宁明知当时跟随他走的只有很少的少数,但是他认为这没有决定的意义,因为他知道,彻底的国际主义政策是惟一正确的有前途的政策。

 

名人名言

 

 

1.只有不可救药的书呆子,才会单靠引证马克思关于另一历史时代的某一论述,来解决当前发生的独特而复杂的问题。  列宁:《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1895年底―18991月),《列宁选集》第3版第1卷第162

2.我们决不把马克思的理论看作某种一成不变的和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恰恰相反,我们深信:它只是给一种科学奠定了基础,社会党人如果不愿落后于实际生活,就应当在各方面把这门科学推向前进。  列宁:《我们的纲领》(不早于189910月),《列宁选集》第3版第1卷第274

3.现在必须弄清一个不容置辩的真理,这就是马克思主义者必须考虑生动的实际生活,必须考虑现实的确切事实,而不应当抱住昨天的理论不放,因为这种理论和任何理论一样,至多只能指出基本的、一般的东西,只能大体上概括实际生活中的复杂情况。  列宁:《论策略书》(19174813日[21日和26日]之间),《列宁选集》第3版第3卷第2627

3.对俄国来说,根据书本争论社会主义纲领的时代也已经过去了,我深信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今天只能根据经验来谈论社会主义。  列宁:《在全俄苏维埃第五次代表大会上关于人民委员会工作的报告》(191875),《列宁全集》第2版第34卷第466

4.马克思和恩格斯多次说过,我们的学说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我想我们应当首先和特别注意这一点。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学说不是我们死背硬记的教条。应该把它当作行动的指南。我们一直这样说,而且我认为,我们的行动是适当的,我们从来没有陷入机会主义,而只是改变策略。这决不是背弃学说,决不能叫作机会主义。我以前说过,现在还要再三地说,这个学说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  列宁:《在莫斯科党工作人员大会上关于无产阶级对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态度的报告》(19181127),《列宁全集》第2版第35卷第219

5.从来没有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认为马克思的理论是一种必须普遍遵守的历史哲学公式,是一种超出了对某种社会经济形态的说明的东西。  列宁:《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党人?》(1894年),《列宁选集》第3版第1卷第58

6 我们不否认一般的原则,但是我们要求对具体运用这些一般原则的条件进行具体的分析。抽象的真理是没有的,真理总是具体的。  列宁:《立宪民主党人的胜利和工人政党的任务》(190632428日[4610日]),《列宁全集》第2版第12卷第273

7 马克思主义的全部精神,它的整个体系,要求人们对每一个原理都要(α)历史地,(β)都要同其他原理联系起来,(γ)都要同具体的历史经验联系起来加以考察。  列宁:《致伊??阿尔曼德》(19161130),《列宁选集》第3版第2卷第785

8.……马克思主义的精髓,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对具体情况作具体分析。 列宁:《共产主义》( 1920612),《列宁选集》第3版第4卷第213

9.必须清楚地认识到,这样的领导中心无论如何不能建立在斗争策略准则的千篇一律、死板划一、彼此雷同之上。只要各个民族之间、各个国家之间的民族差别和国家差别还存在(这些差别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在全世界范围内实现以后,也还要保持很久很久),各国共产主义工人运动国际策略的统一,就不是要求消除多样性,消灭民族差别(这在目前是荒唐的幻想),而是要求运用共产党人的基本原则(苏维埃政权和无产阶级专政)时,把这些原则在某些细节上正确地加以改变,使之正确地适应于民族的和民族国家的差别,针对这些差别正确地加以运用。  列宁:《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192045月),《列宁选集》第3版第4卷第200

10.我们并不苛求马克思或马克思主义者知道走向社会主义的道路上的一切具体情况。这是痴想。我们只知道这条道路的方向,我们只知道引导走这条道路的是什么样的阶级力量;至于在实践中具体如何走,那只能在千百万人开始行动以后由千百万人的经验来表明。列宁:《政论家札记》(1917829),《列宁全集》第2版第32卷第111

11 “事在人为”,工人和农民应当把这个真理牢牢记住。他们应当懂得,现在一切都在于实践,现在已经到了这样一个历史关头:理论在变为实践,理论由实践赋予活力,由实践来修正,由实践来检验;马克思说的“一步实际运动比一打纲领更重要”这句话,显得尤其正确了,―――在对富人和骗子切实进行惩治、限制,对他们充分实行计算和监督的每一步,都比一打冠冕堂皇的关于社会主义的议论更重要。要知道,“我的朋友,理论是灰色的,而生活之树是常青的”。(这是德国著名诗人歌德的一句名言―――编者注)列宁:《怎样组织竞赛?》(1917122427日),《列宁选集》第3版第3卷第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