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丝清凉沁心脾
时间:2018-07-07 00:14:49   来源:   评论:0 作者:郭丽纯   编辑:苏锦萍 王一帆 点击:

 丝丝清凉沁心脾
 
    老人手持一把枯黄人蒲扇,坐在门前的小矮凳上,眼神慈祥而安逸,看向远方的又好像看在近乡,这是我家的一道独有风景。

  “阿太,呜呜呜……”四岁的我踉踉跄跄从远处跑来。

  正在门口纳凉的太婆停下了手中的蒲扇,急忙问道:“怎么了?”

  我掀开裙子,露出了鲜血淋漓的膝盖。

  “哎呀!你做什么去了?”太婆伸出她像枯枝一般的手将我抱到她干瘦的腿上。我自己闯了祸,自然不敢讲话,只是一味的哭来博取太婆的关心。

  太婆轻摇双臂,柔声哄道:“好了好了,不哭了啊,不哭了,摔一跤就长大一点……”

  这一招果然管用,太婆心疼得忘了责备我。

  耳畔吹来凉爽的风,夹杂着太婆身上若有若无的清凉油香气,太婆的手在我背上轻拍着,微风习习,树上的花又落了几朵,我慢慢就安静了,躺在太婆的怀里甜甜地入了梦。梦中是一片清香的草地。

  太婆是我们村的高龄老人之一,那时的她已有八十多岁,身体还很健朗,洗衣做饭样样自己动手,无需任何人帮忙,偶尔还背着我东一村西一村地逛逛,别人都说太婆定然是个长寿的人。
                                          
  我是由太婆一手带大的,在父母不在家的那些年里,是太婆一顿顿的将我喂饱,在那些风雨交加的夜晚,是太婆紧紧地搂住了我,安抚我惊慌的心。

  夏天的夜晚,大雨过后,雷声已停,耳边传来外头雨水从屋檐上落下来的“滴答”声,我和太婆躺在草席上看着头顶上方素白的蚊帐,有几个“小精灵”冒冒失失的就闯进来。“阿太,那是什么!那是什么!” 我伸出小手,奶声奶气地问。太婆看着屁股上挂着绿灯的“小精灵”,轻声说:“是萤火虫啊。”我伸手就要去抓:“阿太你看,它们好漂亮!我把它们都装在一个瓶子里,你说好不好?”太婆轻摇蒲扇:“你别抓它们了。”语气不悲不喜。我回过头,眨巴着黑溜溜的小眼睛:“为什么?”轻叹一声,太婆缓缓开口:“那是想你的人给你送来的灯啊……”

  太婆的眼神又飘忽了。

  我挠了挠圆圆的小脑袋,似懂非懂:“可是,可是,我想给你做一盏灯,这样你半夜起身的时候就不会被柜子撞到了……”萤火虫被纱窗挡住了去路,闷闷地在窗前转来转去。我重新躺回床上,太婆已不再说话。翻来覆去睡不着,这时鼻间又飘来熟悉的香味,清清凉凉的味道从被子里游走到枕头边再到蚊帐上,我不由自主地合上了双眼,恍惚间,我听到了太婆比之前更长更久的叹息。

  回忆是什么味道?若有人那时这样问我,我一定不假思索地回答:“是清清凉凉的味道!”八十多岁的太婆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摇着她那把“历史悠久”的蒲扇,将往事扇上清凉的味道,静坐着回忆她那像茶水一样平淡又略带微苦的人生。若是在门口寻不到她,那么她一定是在堂屋的硬沙发上,继续着她的回忆了。

  我想,太婆一定最愿意待在那,因为那里,有我的太公。

  太婆早年丧偶,一个人拉扯大了六个孩子,现在的他们早已成家立业,日子幸福美满,大家对太公的印象怕是已经很模糊,到我这里时,就只剩下堂屋里的那副遗像了。这样的照片,太婆也照有一张,放在她房间里的柜子顶上。太婆一个人回忆的时候,堂屋总是格外的安静,只有我在她旁边时,她才会对我絮叨。说的不过是一些反反复复讲过的陈年旧事,情节也不连贯,像碎片一样难以拼接。清凉油的味道从太婆的袖口幽幽传出,大抵小孩都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这样无趣的事听着听着就会犯困,至今回想起来,我竟从未听完过,只记得那些事情都关于我还有我的父母,对于自己年轻时候的事,太婆却只字未提。

    后来,我去县城读书,太婆在堂屋里的背影就显得更加落寞。“唉,做什么要去这么远的地方读书,在我们这边上学不好吗?”太婆摇了摇她那把干瘦枯黄的蒲扇。我不知道该怎么向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解释在县城上学能接受更好的教育这件事。“阿太,我知道你舍不得我,可是我放假还会回来的啊,我一个礼拜就能回来一次呢!”太婆两眼无神,仍旧不为所动,脸上的皱纹因她的沉默而更加愁苦,连身上一直以来好闻的清凉味都泛上了苦涩。“阿太不知道还能看你几年啊……”太婆摸了摸我的头,眼睛里闪动着泪花。

  太婆是在我十五岁那年没的,那天我还在教室上课,有一位老师是我的亲戚,他急匆匆地赶来教室告诉我这个噩耗。我的世界,瞬间就崩塌了。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请假回的家,当我回过神时 就已经站在放着太婆遗体的祠堂前了,祠堂里有好多的人,他们的脸上全都写满了悲戚之色。大家都以为太婆是可以活到一百岁的,上次庆寿时,他们还商量着明年怎么操办百岁大寿,却不曾想,九十九岁的太婆终究是与百岁擦了肩,这到底,是谁的福浅?

  堂屋里的像从一幅变成了两幅,这下轮到我成了那个望着遗像沉默的人。一切仿佛都变了,一切仿佛都没有变,那股清清凉凉的气息仍萦绕在鼻间,沾染了身心。

  “是萤火虫!”六岁的妹妹惊呼。我抬眼望去,那群“精灵们”又提着灯在家家户户中寻觅。

  “那是想你的人给你送来的灯啊……”

    瞧,太婆说的总是对的。
 
 
 

相关热词搜索:心脾,思念,回忆

上一篇:山泉
下一篇:书情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