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山村里的越南媳妇
时间:2018-07-04 11:24:36   来源:   评论:0 作者:袁菊   编辑:吴孟达 靳静 莫爱玲 赵芳 点击:

    “我恨人贩子,人贩子毁了我的一生!”广西东南某县的一个偏远山村里,越南籍的阿娇一说到12年前人贩子把她拐卖到中国一个山旮旯的地方,怒气依然难平。阿娇在这里生下一对可爱的儿女,她泪流满面地说:“我想回家,但我舍不得撇下我的两个娃儿。”

    早年前,几名越南籍妇女被拐卖到广西东南某县的几个偏远山村,2013年,拐卖妇女的犯罪份子被抓获后,当警察找到她们时,很多都成为了孩子的母亲。回国还是留下来,都是一项艰难的抉择。

 
 
\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本文无关)
 
  被拐山村
 
    阿娇,其实是越南人,真名未知,因为她在中国没有身份证,这个名字是人贩子为称呼方便取的,被人贩子骗到中国后,为了出行方便,冒用了阿娇的身份。

    据阿娇交待,2006年5月,那时她才17岁,因为家境贫穷,所以辍学准备去大城市找工作。于是,她和她们村的几个同龄伙伴约到一起,去镇上的大街找工作。当她们在街上徘徊毫无思绪时,突然有三个人以介绍工作为幌子,鼓吹到中国工作有多好,她们几个由于缺乏社会经验,经不住诱惑,于是被那三个人把她们从越南偷越国境,带到了中国。但事实却是这三个人根本没打算给她找工作,而是准备把她卖了。她们不知道被这三个人带到了中国的哪个地方,经过几次辗转,其他同伴被卖到中国的各个地方,阿娇最后就被人贩子卖到了广西东南某县的友谊村。

    对此,她也试图反抗,但是在异国他乡,语言又不通,加上被拐卖到的地方交通不便,多次想逃,但都被丈夫的亲人或村里的人抓了回来,几次反抗无果后,阿娇也就认了命。

 
  男大愁婚
 
  友谊村(化名)位于距离县城30多公里的大山里,友谊村的村民分布在一座大山的山顶上,以前通往村里的道路全部是蜿蜒曲折的羊肠小道,直到前两年村道被拓宽,交通才有所改善。这个村的村民都是以务农为主要经济来源。

  由于当地村民经济条件相对落后,外地姑娘不愿嫁到友谊村,当地适婚男青年娶媳妇成了老大难,在这个村,30岁以上并且没娶到媳妇的就有十几个人。“本地姑娘留不住,外地姑娘不愿来。凡是从外乡外村嫁进友谊村的姑娘,女方家肯定会索要一大笔彩礼钱,这笔钱一般在七八万元左右。”友谊村村民李二山(化名)说,其实嫁到友谊村的外来媳妇一般也是来自偏僻山区,女方索要高额彩礼的主要原因是一般家中有适婚男青年娶亲,同样准丈母娘家也索要高额彩礼钱。

  当地一位村民感叹说,现在越穷的地方彩礼要得越高,这已经成了当地“高价婚姻”的恶性循环。归根结底还是他们这儿太穷了。

\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本文无关)

 
   跨国“相亲”
 
    那些收买被拐妇女的友谊村当地农民,为了达到娶媳妇的目的,明知熟人“介绍”的对象系被拐卖的妇女,依然冒险而行,一些村民甚至和人贩子一起偷越国境到越南“相亲”领人。“实际上,那些娶外籍妇女的村民也知道这些妇女是被拐卖的,但依然有人出钱做这笔交易。”友谊村一位村民告诉笔者,2007年4月,他们村一位村民经人贩子介绍领来了一位妇女成亲,该妇女不会说汉语,婚宴上新娘子只是哭闹,也没有娘家人参加婚宴。婚后没几天新娘就多次试图逃跑,村民也帮忙找过人。其实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新娘可能是被拐妇女,由于当地适婚男青年确实存在娶亲的困难,发现被拐妇女也无人报警。

  李飞鹰(化名)是友谊村的一位村民,得知有人贩子帮忙“介绍”越南籍妇女为妻后,他给了人贩子1.1万元,与人贩子一起偷越国境到越南“相亲”。

  李飞鹰说,2007年6月,他在人贩子的带领下从广西凭祥市偷越国境进入越南。几天后,两名中年妇女将一位叫“露露”的姑娘交给了人贩子,人贩子看双方满意后给对方付钱收下了人。

  据李飞鹰讲,在县城时他就听说人贩子“介绍”的一些对象是被拐卖的妇女,相亲当天他看上了露露,虽然双方无法用语言交流,但露露当时情绪正常,没有表示反对。为了防止发生意外,他提出要到露露家里去一下,拜访一下露露的父母。人贩子称露露的家特别远,再说也没有必要,领着人直接回村就行了。

  随后,李飞鹰和人贩子带着露露偷越国境后回到了友谊村,一路上虽然他和露露无法进行语言交流,但露露的情绪很好,也很配合地跟着他们。谁知到了李飞鹰家后露露神情大变,一直哭闹,并且试图多次逃跑。

  李飞鹰说,当时他根本不知道哪儿出了问题,双方根本无法用语言交流,直到一年后露露学会了汉语,他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原来,那天露露知道去相亲,也知道李飞鹰是自己相亲的对象。关键是领她相亲的两名越南中年妇女骗了她,称来自友谊村的李飞鹰家里非常富有,女人根本不用动手做饭,全是机器自动化操作,按个按钮饭就会送到嘴边。到村里后露露才发现自己被骗了,李飞鹰家里非常贫穷,与她的想象有着极大的差距。

  在李飞鹰的真诚感动下,露露最后还是选择了留下。

 
  不再逃跑
 
  阿娇的家在越南会安地区,2006年5月,只有17岁的阿娇被人贩子以1.8万元卖给了友谊村李仁木(化名)为妻。

  2013年,人贩子被抓后,警方曾征求过阿娇的意见,如果阿娇愿意回越南,警方可以将其送回越南,阿娇最后选择了留下。

  在中国生活了几年,阿娇的汉语已经说得十分流利,只是带有浓重的本地客家话口音。“我想回家,但我舍不得撇下我的两个娃儿。”谈起这个问题,阿娇就泪流满面,如今她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大女儿9岁半,小儿子7岁半。

  李仁木今年36岁,没上过学,为人憨厚老实,不善言辞。阿娇以前在越南上过学,也比较健谈。采访中她一直称呼李仁木为老公,她也以这个家的女主人自居。“他对我好的时候非常好,坏的时候非常坏。”谈起李仁木阿娇爱恨交加。

  阿娇说,她刚被拐卖到友谊村时,天天想着逃跑,跑了十几次,但每次都被抓了回来。因为逃跑,李仁木曾打过她,但从未下过重手。只要她不逃跑,李仁木什么都依着她,想尽各种办法哄她开心,慢慢地她发现李仁木其实是一个好人。刚开始她听不懂中国话,李仁木也听不懂越南话,两个人只有通过打手势互相交流,结果经常闹出笑话。“村里老是有人说我的闲话,说我在这儿呆不长,说不定哪天就逃走了。”阿娇非常在乎当地村民的闲言碎语。她辩解说,如果要离开这个家,当初就让警察把她遣送回国了。既然选择了留下,就不会离开。

\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本文无关)

 
艰难抉择
 
  笔者在友谊村采访时共找到了包括阿娇在内的3名被拐卖的越南籍妇女,她们都是被人贩子从越南拐卖至友谊村的,最终选择留下是因为她们已经是几个孩子的母亲,骨肉亲情让她们不得不选择留下。

  阿娇说她恨人贩子,人贩子毁了她的一生,让她远离亲人,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内心的痛苦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如果没有孩子,我会马上要求警方将我遣送回国。”阿娇难过地说,这里的居住、饮食都与越南有很大差异,让她很不习惯。生活在异国他乡的她,没有一个亲人,也没办法与家人取得联系,使她感到非常孤独。每到逢年过节,她更是思念远在家乡的亲人。

    阿娇及其他2名越南妇女的丈夫最终因为犯了拐卖妇女儿童罪被判了刑。拐卖妇女多发生在偏远山区,交通不便,贫穷落后,村里的男青年大多数都没有经济能力娶妻,便以非法手段购买妇女为妻,这与经济发展落后有关,也与普法宣传流于形式、人们法律意识的淡薄有关。因而,发展经济,加强教育,改变偏远地区贫穷落后的面貌和村民愚昧无知的思想,才能从根源上杜绝买卖妇女案件的发生。
 
  就阿娇等人担心的身份问题,笔者查阅了类似案件给出了答案。公安部有明确的规定,如果是外国被拐妇女被卖为人妻,被公安机关解救之后,如果当事人愿意留下来,不愿意回国,是允许留在中国的。这个规定是在外交部和民政部,还有全国妇联同意的情况下出台的,并且下发有正式的文件。  
                        
    阿娇的丈夫李仁木说,阿娇最后选择留下让他非常感动。人心都是肉长的,他也想让阿娇能回越南一趟,看望亲人,给家里报个平安。

    阿娇说,她离家已经十二年多了,她一直不知道父母的情况,家人也不知道她是死是活。这么年多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远在越南的亲人。由于她是非法入境,与李仁木的婚姻关系也没有经过两国的法律确认,一旦她被遣送回越南,很可能再也回不了广西的家。

 

相关热词搜索:山村里 越南 一群

上一篇:新的希望新的征程——访我院汉语言文学142班唐国林
下一篇:给盲人“看”电影

分享到: 收藏